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六回 打赌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魏彪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衣服开窗就往外跳,只听‘哗啦’一声,魏彪跳在那粪缸里喝了几口粪水后爬出来,连滚带爬地逃跑了。

     这时,没有了用刀拍门的声音,姚芸香疑惑的开门出来查看,谁知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条件,只得返回屋里坐着发呆。

     魏彪逃回家也在纳闷,联想起两次的遭遇心里窝火憋气,他总认为陈晨这个憨儿背后有高人指点,否则不会做得那么绝,他决定弄个清楚明白在实施报复。

     这天他带了两个小混混凑胆子,窜大街,走小巷,四处寻找陈晨。走到轿子街头,遇见潘瑞雪和陈晨迎面而来。魏彪冲上去前去揪住陈晨就要打。潘瑞雪赶紧从中拦住劝说,但魏彪仍然是不依不饶。

     潘瑞雪劝道:“都是同窗好友有话好说,我请客,咱们去茶楼喝一杯茶。”

     五人来到名品茶楼,找个幽静点的包间坐下,茶童送上五杯西湖春、瓜子、水果、点心。

     潘瑞雪问:“你为啥要打他?”

     魏彪难以启齿,只是‘这……那……’的咕哝了好一阵,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句整话来。

     潘瑞雪说:“告诉你!没有正当理由,是不能乱打人的哦!”

     魏彪无奈地说:“他设计整我两次,所以我要他说出是谁出的那些缺德点子。”

     潘瑞雪一下拉下脸来说:“我不和你兜圈子,这些主意都是我出的,你说我缺德,我倒要问,你勾引奸污人家的婆娘就不缺德?古语说‘朋友妻不可欺’。你倒好,八哥啄柿子——专捡软的。倚财仗势,壮着胆子去勾引他的婆娘,你讲不讲良心,我劝你早点收手。”

     魏彪一脸怒气说:“你少来教训我,这是和尚训道士——你管得宽。我和他的事儿不要你瞎掺和。告诉你,他婆娘和我是两厢情愿的,不存在谁勾引谁,那是她还我的风月债。”接下来下流的伸出中指说:“你问他这个行吗?”

     潘瑞雪有些愤怒地说:“我警告你!不要欺他软弱,随你怎样捏。他是我的拜把兄弟,为兄弟两肋插刀我也是敢的。如果你再去勾引奸污他的婆娘,休怪老子对你不客气,我也要碰碰你的婆娘。”

     魏彪说:“好啊!老子今天和你打赌,给你一个月时间,你如果碰了我老婆老子认输,放弃那个婆娘。否则,就请你省省心,少管这些闲事儿。”然后又恶狠狠的对陈晨说:“你走着瞧,看他有什么妙招来帮你。”说完转身就和两个混混多么离去。

     陈晨在一旁哭了。

     潘瑞雪说:“哭什么哭大丈夫不落穷途泪,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就不相信治不了他。”

     时间过去了二十天了,潘瑞雪整天窝在家里冥思苦想,费了不少心思也没个主意,他着急、上火、抓狂,但也没法子找魏家的漏洞。因为魏彪的妻子宋春梅是个贤惠之人,她整天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加上魏彪又天天在家悄悄守着。

     正当潘瑞雪感到棘手难办的时候,陈晨急急忙忙的跑来说:“我打听到了,魏彪这混蛋今天一大清早就和家人到杭州去了,说是给他姑母奔丧,家里就留几个媳妇守家。”

     潘瑞雪听到这个消息,腾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说:“兄弟!咱们的机会来啦。”随后两人关门密谋接下来的计策。

     十月初八,潘瑞雪打扮了一番,提了一些礼物来魏家敲门,家人把门开了一条缝纹问:“请问先生,你谁呀?”

     潘瑞雪说:“我是七少爷的好朋友,今日特来拜访拜访。”

     家人说:“七少爷吩咐过,他不在家期间谁都不接待,先生请回吧!”“嘭”一声把门关了。

     潘瑞雪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感觉心都凉了。

     “这是怎么跟人家说话呀?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七少爷的老同学,你个狗奴才,真是瞎了你的狗眼。”接着打门说:“还不把贵宾请进门去。”

     潘瑞雪,回头一看他是魏彪的大嫂,连忙说:“谢过大嫂,谢过大嫂!”

     魏大嫂说:“潘五弟进去吧。”说完就和潘瑞雪进了魏家大门,径直来到客厅。

     潘瑞雪拿出礼物说:“来拜访魏彪顺便也给几位嫂嫂带点儿礼物来。”

     魏大嫂乐得大叫道:“我也有礼物呀?”

     潘瑞雪一件件拿出说:“这是送大嫂的,这是送二嫂的,这是宋三嫂。这是送七嫂的说完就把大嫂、二嫂、三嫂的礼物交给了大嫂。”

     魏大嫂说:“潘五弟真懂事儿,没想到来拜访老七还忘不了给我们送礼,我看看都送了些什么。”打开礼包,里面全是女人用的好东西,有胭脂、水粉、口红、雪花膏,另外还有一包美丽精巧的手镜。乐得魏大嫂是心花路放。

     潘瑞雪说:“我想去看看七嫂和侄儿,亲手把礼物交给他们。”

     魏大嫂说:“行!不过我和老七家的不合心,我叫丫头带你去他屋里。接着就玉珠,玉珠!”地叫起来。

     宋春梅正陪儿子睡觉,突然听到有人悄门,就翻身下床来开门。开门见是玉珠领着一个男人来敲门就问:“先生你找谁呀?”

     潘瑞雪给他说明来意,宋春梅把它请进自己的房间,刚请潘瑞雪坐下。丫头小玉送来宋春梅和儿子洗净晾干的衣物,她接过后就随手放进衣柜说:“去二奶奶那里要点上好的龙井,来招待贵宾。”

     见丫头里走,潘瑞雪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对宋春梅说:“既然老七不在,我也不好多打扰。这样吧,我给老七写封信,等他回家后,你一定交给他。”于是就坐在书桌前开始写信。

     丫头送来茶叶,给他沏了杯茶就忙着办其他事儿去了。看着丫头的身影,他想起了他先前送来的衣物,眼前一亮便有了鬼主意,一封信他重复写了好几遍,他是在等待绝佳的机会。

     宋春梅不知道他写些什么,只是在旁边静静的陪着喝茶。此刻,里屋的小孩哭着要妈妈,宋春梅只得去看管小孩,当潘瑞雪看到宋春梅抱着小孩出门把尿时,就快速在衣柜里找出一条宋春梅的内裤,在不显眼的地方,用钢笔写了一行字。赶紧放回去又假装写信。

     潘瑞雪正好把信写完,然后把信交给他说:“老七回来你就把信交给他,这份礼物是我特别给你买的。因为老七和我是最好的是兄弟,所以这是我一点的心意。”宋春梅打开一看,里面有把梳子,要一把手镜,有一套旗袍,有一双美丽的高跟鞋,另外还有一只金手镯。她忙说:“先生!这些个礼物我实在不敢收,请先生拿回去吧!”说完俩人推来推去。

     这时,丫头小玉进来了,宋春梅怕被丫头看见,就急忙包了起来说:“这礼物我受不起。”

     潘瑞雪说:“不瞒你说,大嫂、二嫂、三嫂都收下了,如你不说,就是看不起我。”

     听了这话,宋春梅又不好在丫头面前失了面子,心里极不情愿地把礼物收了起来,送走潘瑞雪后,她赶紧把礼物藏了起来。

     潘瑞雪的计谋算是达成,说话说得好:世上无难事,就怕有心人。

     十多天后,魏彪同他爹妈还有三个哥,一道从杭州回来。他刚一进屋,宋春梅就把信交给他,魏彪拆开信看,先是两句诗:雪压梅,梅伏地,日出雪,梅自起。

     诗下写道:“七少爷!兄弟不才,在你离开花梨镇的第二天,我去了一趟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