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一回 分家产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一九一七年二月十九日,桐木镇贩卖私盐的老手孙兴盛,被土匪杀人结伙死在看到上。尸体运回后,躺在冷冰冰的木板上,身上的血迹和泥土还尚未洗去,家里就翻了天。

     大儿子孙富强、二儿子孙富贵、三儿子孙富有不顾众人劝阻,在三个儿媳妇儿的挑唆和怂恿下,逼着他们的晚娘李淑芬交出钥匙立马分家。家里的三姑六姨妈、叔叔舅舅都来劝。

     一时间,屋里七嘴八舌乱作一团,就像二十四只鸦乱张嘴叫——不知听谁的事。可是,三儿子三媳妇儿,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死活都不听亲戚们劝告。他们藉口晚娘有私心,怕他偷偷在大家的汤锅里下笊篱,捞取大家的好处。

     三个儿子媳妇儿因私心中,恰巧被从梨花镇跑出来的三个精魂碰上,欲魔为挑起事端,赶紧给他们六人施放了旺欲迷魂香。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来报复人类,站在一旁看热闹,吸食他们的精血来养活自己。

     晚娘零淑芬,为人本分贤淑大方,长相如小家碧玉一般。她原是大户人的陪嫁丫头,大夫人在十五年前,病重弥留之时,含泪请求孙兴盛,在她死后丧事喜事一块儿办了,把李淑芬收做填房夫人。那时你说分成十七岁,一个门就成了三个孩子的妈。老大才十岁,老二八岁,老三才六岁。经过十五年的含辛茹苦,终于把三个儿子拉扯长大,还给哥仨娶了媳妇儿。他和孙兴盛还有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孙永泰今年十三岁,女儿孙虹刚满九岁。

     儿子、媳妇儿们要闹分家,所有在场的人劝说都没有用,亲戚们知道这事儿不好办,顺得哥情失嫂意,不得不推聋作哑巴。族老在无可奈何有情形下才同意分家。明事理儿的认为,儿子孝,妻不敢;儿不孝,妻大胆。都说他们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纯属不忠不孝。亲朋邻居都嘲笑着一哄而散。

     三儿三媳妇,穿的是连裆裤,在魔香的作用更是疯狂,他们马上收了李淑芬的钥匙,还把他娘仨住的屋子翻了个底儿朝天。三个媳妇儿还趁机拿走一部分老爷送给她的结婚礼物。三娘母眼睁睁看到别人欺负自己,却没有能力去反抗,只能抱成一团哭天喊地。

     三个媳妇儿在清点财物时,各自私藏了不少东西。族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去制止他们。最后在族老的见证下,三个儿子各分得:大洋六万块,新修宅院一套房,沿街铺面两间,金条五根。李淑芬娘儿仨分得大洋六千,金条一根,城西小铺面一间,并立马搬到城西破烂茅草屋去住。

     女儿孙虹哭着说:“娘,我们为啥分的这样少?”

     李淑芬说:“孩子,因为你俩都是小娘生的,不能和哥哥、嫂嫂们比,他们都是大妈生的,咱们是小指拇拗不过大腿去。”说完鼻子一酸,要呜呜咽咽都哭了起来。

     孙富贵斜眼白她一说:“不少了,还哭什么哭,要哭滚到老头子灵前去哭。告诉你!一个穷丫头能有今天,已经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了。”

     三个儿子媳妇儿,在金钱利益上,是各有各的小九九。一边穿连裆裤,一边又想多拿多占。为了那些财产,个个都想猫儿想吃红樱桃——眼睛都绿了。这也是人们常说的:一挑砂罐浪下崖,没有一个是好的。

     家分了,孙兴盛才得入土为安,有了钱的三家,本来就是玩懒骨头吃馋嘴的人,他们过惯了寄生安逸的日子。从此以后,三家人什么都不想干,家里的铺子全都租了出去。现在他们就靠吃瓦片(租房),放印子钱度日。

     李淑芬把老爷送上山后,也过完七七忌日。就拖儿带女搬到城西的老房子。

     她跟儿女们说:“咱们不蒸馒头争口气,在艰难量也要把你兄妹俩拉扯成人。”她把那间小铺面收拾收拾,卖起小杂货来。白天用心经营,晚上就守着儿女身旁陪他们读书。

     过去老爷在的时候,儿子媳妇儿们,没有一个敢在她面前放肆。虽说她不打不骂,但她会告状,老爷把她当成手心儿里的宝贝,什么都相信她,谁犯了错是挨揍的。这些人虽然嘴上不敢说,但心里却恨她的要命,巴不得有那么一天,找机会把她娘仨一起扫地出门,老头子走一走,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既扒了眼中钉,又掌管自己的财权。

     没过两月,桐木镇的地头蛇,听说孙家分了家,手头个掌管着不像二十万个大洋的财产,心头老是痒痒的,此人姓郝名海清,五十来岁,生性狡诈,老谋深算。此人太贪婪,什么钱也敢伸手,佛面上刮金,油锅里抓钱,无所不用其极,就像倒瓢的冬瓜——一肚子坏水,他手下有一帮人,可以为他出力卖命,生意场上人人都惧怕他三分。

     此时郝海清正躺在‘逍遥福’烟馆的炕床上抽大烟,一边眯眼抽烟,一边寻思着:如何找人设局,把孙家的那几十万大洋,弄到自己口袋里来。突然间,一个大大的阴谋长在他的脑海中形成。

     三个精魂看郝海清就不简单,是个大大的坏人,欲魔不加思虑,就给他下了旺欲迷魂香并开始吸食他的精血来活命。

     孙富强有个习惯,吃完晚饭总要牵着自家的哈巴狗‘来福’出门转转。这天他正走着,从后面上来一个穿长衫四十多岁的人,把他肩上一拍说:“孙大少爷好雅兴啊!没事儿牵着狗玩,你这是要去哪儿?”

     孙富强扭头一看说:“许先生,你这一拍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许仁福问:“你现在都干些啥?还像读书那会一样淘气吗?”

     孙富强说:“啥也没干,每天都是在家闲着、吃饭、抽水烟、玩狗,还有就是抱着婆娘睡觉。”

     许仁福笑了笑说:“孙大少爷呀!你的生活倒是过得安逸,但是太单调了,一点没趣。你想想,一个二十郎当的人,就过得像六七十岁的人的日子。老哥送你一句话,你可要听好了?人生一世逍遥二字,懂吗?不要像你老子那样,才五十出头的人,就遭遇不测了,多没意思呀!”说完就拱手稿告辞离开。

     孙富强用手拦着许仁福说:“许先生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真找不到逍遥快乐的去处,要不你给我引荐一两个地方。”

     许仁福说:“说来这都要怪你家这个后娘,把你三兄弟都关傻了。这样吧!今天我要办点事,后天你到江滨酒楼来,我陪你玩耍一番如何?”

     孙富强说:“好好好!咱们一言为定,驷马难追,不见不散。”约定后两人各自离开。

     许仁福离开孙富强后,匆匆来到竹林街桂花巷,进了一个小院子,院子中间是一个葡萄架,是周种满了花草,葡萄藤上挂了几只了了鸟笼。许仁福来到葡萄架下,本想上前和郝海清说话,见他正和围坐在石桌旁的人讲话,就没有冒昧打扰差。他仔细看,在座的有‘怡香楼’老鸨沈妈妈、‘好运来’赌馆老板钱三、‘逍遥福’的烟馆老板薛战奎,。郝海清抬头看见许仁福就起身说:“你来的正好,我托你办的事儿如何了?”

     许仁福说:“刚办妥,我就来找郝大爷了?”

     郝海清说:“那好!几位老板都来了多时了,就等你个准信,来来来坐下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