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五回 死不悔改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孙富贵仔细端详冠群芳,那突起的胸脯,婀娜的身姿,柳眉下是一双秋水盈盈的大杏眼,像玉一般的玲珑鼻下,长着一张熟透了的樱桃小嘴。他急忙起身,一下子将冠群芳抱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坐着,双手就在冠群芳身上不停的游走。一阵手上功夫,弄得冠群芳浑身酥麻,魂不守舍,直喘大气。孙富强也是人难熬,欲火冲天。随即两人就在旁边的藤踏上弄了一番。事毕,两人重整衣服相对坐下,冠群芳给孙富强斟了一杯酒,两人一边小酌一边闲聊。

     孙富强满饮一杯酒后问道:“你这样一个水灵灵的人,怎么就会入娼门了呢?”

     冠群芳苦笑着说:“大少爷有所不知,哪个富贵人家或者一般过得去的人家,愿意把自己的女儿送来这种地方呢。就说我们八个姑娘吧,各自都有苦衷,多数都是由于家庭贫寒或被拐子拐带再卖给妈妈,一到十五岁时就要梳拢。”

     孙富强好奇的问道:“啥叫梳拢?”

     冠群芳叹了口气答道:“冠群芳说,说梳拢是青楼传了很久的行话,姑娘在为接客之前都是结发为辫子的,从接客之日起,开始梳鬓,叫做梳拢。所以梳拢又通常指青楼女子第一次接客。我们这里最可怜的就是一品红,她是北方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十三岁就被拐子设局拐来南方,妈妈为了赚钱,她十四岁都不到就叫她接客,她开始死活不愿意,被妈妈叫人吊起来痛打了一顿……”说到这伤心之处,冠群芳不由得两行热泪,扑簌的就流了下来。

     孙富强感觉鼻子酸酸的,眼眶里噙着泪水。原来他还以为妓女是那样的下贱,估计都是为了钱而自愿来的,没想到冠群芳一席话,他到可怜起她们来了。本想战他几个回合的心思一下全然无踪。他连打了几个哈欠,口水鼻涕都流了下来,他摸了两百块钱的银票给了冠群芳,叫她忍耐一些,并承诺用不了多久,就已经把她赎出来,做自己的二房夫人。当然,此话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明白,冠群芳也知道,嫖客嘴里无真话,一般都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样的话她听得太多了,久而久之,从不放在心上。

     孙富强告辞冠群芳,就朝‘逍遥福’烟馆奔去,此刻他的烟瘾发了。从那以后,他多数的日子都在烟馆里。五六天就去找冠群芳睡一晚上。后来他怕老婆斥骂,就悄悄地在她抽的水烟里做了文章,渐渐的老婆比他的烟瘾还大,两口子‘双宿双飞’经常去烟馆,面对面享受‘福寿膏’给他们俩带来的快乐。

     ‘好运来’赌馆传出一阵阵吆五喝六的叫喊声,孙富贵和老婆已经输光了,他们今天打来的八百块大洋的银票,输得满头大汗的他和老婆小声嘀咕说:“俗话说得好,不怕输得苦,就怕断了赌。”随后大叫一声说:“柜上!拿一千块的码子来!”

     管场的拿来筹码和账簿,他从容地在账簿上签字儿画押盖手印,两口子上去连压了十把大,就输精光。

     老婆一面埋怨的说:“都怪你不听我的,逞能吧,下赌注要灵活多变,哪有连续加大的道理。”

     孙富贵惭愧说:“老婆说的有理,要不……”

     老婆不服气的说道:“再要两千块,我来压,我就不信这蛇会反起梭(爬)。”

     孙富贵大叫了一声说:“再拿两千块来。”

     许多赌友都停下来围着赌桌看热闹。

     老婆先压了两把小,输了四百块她想:事不过三再押小。拿了五百块码子压上去。

     旁边有人说:“夫人真是气魄,丝毫不比我们这些男人差,这次说不定真能搬回本儿来,还能倒赢一百块。”

     庄家抱起碗来使劲摇一回,打开一看只见三个骰子都是两点。

     老婆高喊一声:“如何,赢了吧!”

     不过好景不长,没有几个来回,手中的码子又输完了。孙富贵端起茶碗喝了一大口茶,在魔香的刺激下,左右晃了晃脑袋说:“在给老子拿五千来!今天就赌最后一把。”他挽起衣袖,把五千马子全部都压在小上,在场的人先是屏息观看,当骰子摇完放下后,他俩口子和全场的赌友一起高喊:“小,小,小……”

     庄家用手示意,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庄家轻轻揭开盖碗,出现在大家跟前的是一、三、四点,孙富贵感觉脚下一软一下瘫坐在地上。

     一晃已经八月有余,孙富强和老婆整天泡在医院管理,他十天半月才去‘怡香楼’和姑娘们泡上一晚,八个月下就把手头上的钱折腾掉了一半;孙富贵天天和老婆窝在赌馆赌钱有时也到‘怡香楼’转转。

     俗话说:常赌无赢客。扳指算来,家里的现大洋只剩了五万块钱,脑袋清醒的时候懊恼不已,自己不应该迷上赌博,应该把冠群芳赎身,娶回家作二房夫人。但是说啥都迟了。孙富有时常都住在‘怡香楼’已经到了乐不思家的地步。时间一长,连‘怡香楼’的笼中鹦鹉一见他来,连声叫喊:“三爷来了,三爷来了。”估计手中的钱也所剩不多了。

     族老见这三个败家子如此糟蹋钱财,感到非常心痛。他分别找三兄弟规劝,要他们珍惜钱财,爱惜身体。但在魔香的作用下,三兄弟根本不甩族老的帐,不光矢口否认自己染上坏习惯,还说他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族老气得是捶胸顿足,只有摇头说:“逆子顽妻,无药可医。悲哀,呀悲哀!”

     李淑芬听到亲戚们的谈论,从内心是讲她是不想管这些闲事儿的。出于对丈夫的一片忠心,她想让九泉之下的老爷去的放心,她决定厚着脸皮去规劝他们一次,尽到当晚娘的责任。

     一大清早李淑芬起来收拾完毕,朝城东新宅院这边走。去到继子家,人家不但不开门。二媳妇儿隔着窗户挖苦她;大媳妇不光治指着鼻子骂她,还放自家的狗出来咬她;三媳妇儿推她她不走,就端一盆洗脚水来泼她。

     李淑芬再也忍不住了,两行热泪如短线的真主纷纷落下,他边哭去一边跑着离开这里。

     郝海清还嫌孙家的钱来的不够快,他找许仁福商量,许仁福眼珠一转,立马想出一个毒招来,他凑近郝海清的耳朵,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阵。

     郝海清将大腿一拍:“妙!看来你这个军事我是没有白请呀,就这样办,咱们这次要将孙家的财产全部一勺捞尽。”说完郝海清的脸上露出一丝奸笑。

     许仁福也跟着‘呵呵’的佞笑起来。

     这日,许仁福在江滨酒楼请三兄弟吃饭,这会儿旁边还多了一个神秘的客人。许仁福站起身来介绍说:“三位少爷,这是我的老朋友王金榜先生,他想挨着江滨酒楼再盖一座更大的酒楼,由于一时间资金筹措不开,想筹点印子钱,月利息是按四分五算,为期三年。因为我和你们三兄弟是最好的朋友。所以,首先就想到了你们,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大家看看有没有兴趣?”

     孙富贵疑惑的问道:“许先生,你放不放印子钱呢?”

     许仁福一脸坚定的说:“放我一定要放,说实话,钱庄的利钱都还不到三分,王兄愿意出四分五,我为啥不放了,难道我是傻子不成,我准备放三万大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