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三回 一拍即合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郑振林也讲了自己不幸的遭遇。

     这真是应了那句话“阔人误的是家产,穷人扯的是心酸。”

     川耗子听完三人的诉苦,小眼睛滴溜一转说:“你们看看,都是天涯沦落人,相逢是缘,何必来相残呢。”把酒斟满又说:“来!大家喝了这杯酒,就算是摒弃前嫌,以前的事算翻篇了。”四人在川耗子的调解下算是和解了?大家端起酒杯互碰一下,说了些客套话后一饮而尽。

     川耗子放下酒杯说:“刚才你俩在客栈演的那一场闹剧,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一旦被人家识破,我怕你两个小命难保。”转面用手指着吴永林说:“特别是你这黄毛小子,羽毛为丰就想做如此大胆之事,不看时间,不分场合,就想社局玩美人套。告诉你小子还嫩了点儿,陌生的坏盘上办这种事,你简直是蝈蝈笼里养蛐蛐--外行。臭小子,办这种事,以后看看我这块老姜是怎么样个辣法。”

     几句话说得吴永林脸是红一阵,白一阵。吴海棠也不好意思地低头玩自己辫梢。

     郑振林为打破一时间的尴尬气氛,忙斟酒说:“干爹不要说了,来来来大家喝酒。”

     四人各端面前的酒杯再次相碰后饮下。

     川耗子说:“俗话说:‘躲灾的遇上避难的都是一样的命。’我们四人在此邂逅,算是前缘所定,往后你们就跟着我干,大家要相互帮扶,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共同发财,你们看怎么样?”

     大家都同意跟川耗子“跑江湖”。

     吴永林问:“杜老伯!不知往后我们做什么生意?”

     郑振林:“刚才杜老伯说过了,咱们就跟着他卖耗子药呗。”

     川耗子捋着系稀疏的黄须说:“此话不对。”

     郑振林:“难道干爹另有……”

     川耗子打断说:“卖耗子药能养活几个人,再说咱们又不能等天上掉馅儿饼。我看你们三个各有各的特长。一个美丽的像天仙,一个胆大的像钟馗,一个斯文有学问,再加上我在这片老姜,咱们四人就在此地齐心协力做笔大买卖。”

     郑振林、吴海棠、吴永林三人兴奋地问:“这是真的吗?做啥大买卖?”

     川耗子端起酒杯“吱儿”的一声把酒喝下,眯眯小眼微笑说:“俗话说:‘为富不仁,为仁不富。’如今这世上是胀时胆大的,饿死没胆的,我想开茶馆,利用丫头的美色又来逐臭的红头苍蝇,打大头脑,牵肥羊,弄一笔钱好回家养老。”

     郑振林问:“干爹!这……能行吗?”

     川耗子笑了笑说:“怎么不行,你没有听说过吗?香饵之下必有悬鱼,这贪食的鱼儿……。哼哼!是会上钩的。”接着又问:“我这想法你们同意不?”

     吴海棠、吴永林两个听了川耗子的话,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同意。

     郑振林此刻像二十五岁守寡的妇人--一直打不定主意。他暗想:自己一生正直清白,到头来还要干这等让人不齿之事。那心一下子不能接受,他抬头问:“干爹!做什么事不好,非要干这个。”

     川耗子见他面有难色,先是白了他一眼,随后又温和地对他说:“振林呀!干爹知道你们读圣贤书的人最讲道德仁义,常常把饿死莫做贼穷死莫为娼挂在嘴口。干爹问你连命都没有啦!仁义道德,又能值几何呢?傻小子在苍天大地,亲戚都不理自己的时候要用我们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来安排好未来的命运。这才是真,再说那些富人的钱都是穷人的血变得,咱们要从他们身上取钱。只是这两种手段而已,他们靠的是剥削压榨,咱们靠的是坑蒙敲诈。说来这是以血还牙。大巫遇见小巫鬼而已,谁都扯不上什么道德仁义。”

     郑振林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

     吴海棠挨近他,在他耳边细声说:“大哥,你就答应了吧!妹看你是一个厚道人给你说句心里话,妹无时不在着意寻找一个可以终身相许的男人,我向你保证,只要赚的一些钱,妹不嫌你比我大许多,一定会嫁给你做媳妇。”

     听吴海棠这么一说,她才点头答应和川耗子他们一起干。

     三惊魂想他们把以后的戏演的更精彩些,又对他们释放了旺欲迷魂香,并开始转流吸食四人的的精血。

     三月二十八,经过川耗子半个月的谋划,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他们在南门外的桃江边上开了一家名为“红海堂茶馆”,屋里的座椅板凳、锅碗瓢盆、茶壶茶盏。一切的一切都是川耗子拿钱操办的。连女老板吴海棠身上穿的戴的都是他一手策划买的。一共花了二百多大洋,这是他走南闯北,坑蒙拐骗攒下的所有钱。

     今天开张,众人都来凑热闹。

     鞭炮响完后,吴海棠就站在门前迎客。

     众人望去,老板娘打扮得真是漂亮极了,只见她高领长袖,全身雪白绸缎,嵌绣着一簇簇淡红海棠,云鬓后垂,须边斜插一朵深红海棠花,三寸金莲,走起路来摇曳生姿,见人就是一张笑脸,看来真是婀娜媚人。

     俗话说:“二两黄金四了两富,三分美色,七分装。”况且她还不只是三分美色的呢,在加上她那甜美的音,在场的许多人都为之垂涎三尺。

     吴海棠甜甜地说:“今日本茶馆开张,免费请大家喝茶、吃瓜子、吃点心、听说书一天。以后还望大家多来小茶馆关照。”

     话音刚落,人们蜂拥而进,各自找位置坐下,吴海棠亲自沏茶送水,端小吃;郑振林响木一拍开讲《水浒传》。

     吴永林假扮她丈夫负责挑水烧火,川耗子就在对门摆地摊卖耗子药。从即日起,红海棠茶馆就算开张了。

     从此以后,茶馆天天满座,生意异常火爆,许多人都是为了一睹吴海棠的美丽,慕名而来的喝茶、听说书只是为自己找个由头而已。人们多看他两眼,是为了欣赏美人饱眼福,听她如黄莺鸣啭一般的说话来饱一下耳福,有些胆大的趁他端茶送水时轻轻摸她美丽雪白的大腿,甚至捏他的屁股。过一下瘾。他对这些捏屁股,摸腿的行为满不在乎,既不言语,更不吵闹,只是轻轻把人家的手挪开,并对其抿嘴儿一笑。

     胆子最小的就是来看她的容貌听她说话,趁她走过时闻一闻她身上那股女人的香味。就感觉非常的满足了。

     有两个最胆大的,一听说吴永林是他男人,都为之惋惜说她嫁给这样的人,太不值得,还说她是一朵美丽的红牡丹插在黑不溜秋的破瓶里。背着人时,还在他耳边轻轻说些淫词秽语来挑逗她取乐过过心瘾。她也不断抛迷人的媚眼来诱惑他们,谁知这两人都是好色不好淫的人,谁也不来真格的。

     一个月后,一个化缘的和尚,听说红海棠茶馆,有一位绝世漂亮的老板,这可点燃了心中的欲火,被精魂下旺欲迷魂香后,更觉得心里痒痒的,偷偷瞒着宁安寺的老方丈下山,假借化缘到茶馆来看看美人,以便找机会下手。

     这天早晨和尚就来到茶馆门前,巴头探脑的往房里张望。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耗子药,耗子药,耗子吃啰跑不脱”浓浓四川口音的喊叫声。

     屋里的吴永林,郑振林都相继躲藏起来。

     吴海棠知道这是川耗子给她的信号,叫她出来撒香饵喂鱼。她来到和尚跟前说:“师傅,请进来喝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