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六回 接连二三的害人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吴永林又转身,揪着吴海棠假打,骂道:“你这个贱货还在替小情人说话,老子要杀了你!”

     王俊一,心痛他的情人姐姐就大声喊说:“你们不要再打他了,我愿意陪你三千大洋行吗?”

     川耗子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就说:“算啦,人家答应给三千大洋也不少了,况且人家又没有把你老婆怎么着,该饶人处且饶人吧!”

     吴海棠说:“叔都被说话了,就请你饶了他吧,以后我改邪归正,并给你当牛做马行吗?”

     吴永林长叹一声说:“事情都出了,没法子就这样吧!”

     郑振林放开王俊一,让他把裤子衣服穿上,从布包里拿出纸笔要王俊一给他妈写信。王俊一非常委婉的给他写了一封信。由郑振林拿到城东的王府去亲手交给王太太,王太太看完信后,强装淡然,她一是不想让人知道儿子又在外面惹祸了;二是正请人给儿子说媒呢。她立马叫管家备三千大洋,说是去办急事。为了保面子,王太太没有带人跟去,只是提了一箱大洋,要了一辆黄包车亲自送到城西的鼓楼街紫芸巷二十四号院里去了事。听说这小院都是儿子租来与人私会的地方,她才感到儿子的胆子有多大,下决心天天守着他,不准出门半路,等把媳妇娶进家门来再说。

     拿到钱后,川耗子、郑振林、吴永林假装压着吴海棠出门,吴海棠回过头来望了望王俊一,王俊一对吴海棠还心存感激、心存可怜、心存爱慕、心存遗憾。他没想到,春梦虽好一场空。

     王太太见了吴海棠,也没她美丽的容貌所折服,心想:“难怪儿子会喜欢她,遭遇如此尴尬的事情,她仍那样的美丽。”随后她违心地对儿子说:“这女人漂亮了是妖精,就是惹祸的包包,她不光会祸害她丈夫,谁爱上她谁就会遭厄运。”随后把儿子领回了家。王俊一被他妈关在家中,由于魔香的反应无时无刻不想着吴海棠,一月下来得了相思病,偷了他妈一只绣花鞋来当成吴海棠,天天抱着那只鞋,亲一阵,哭一阵,笑一阵,想象着淫那只鞋,最后脱阳而死。

     八月十四,吴海棠从四方街集市上,买好过节货后就打转回家,在过鸳鸯桥时,吴海棠手提竹篮从右边上桥来,此时,“盛泰钱庄”老板请怀古的三儿子秦恒达手拿折扇迈着四方步,从桥的左边慢慢悠悠走上桥来,两人走到桥中间迎面擦肩而过,一股女人的特殊香味,扑进秦恒达的鼻里来,他转过头来定神细看,发现是一个穿着艳丽,身子匀称的女人扭动腰肢一步一步下桥去。

     秦恒达心想:“从背影和走路的姿态来看这人还不错,只可惜刚才自己心不在焉没有看见她的脸,不知是美还是丑。穿着这样艳丽的服饰,走着这样轻盈的步态,也还算是增色三分,如果相貌平平,妇人就有点过了,算不上好马配好鞍,如果是红海棠茶馆的老板娘,这样才叫锦上添花。”

     这心里之事早被一旁的精魂们知道了,欲魔想看接下了的好戏,它赶紧从吴海棠身边飞过来,对秦恒达释放旺欲迷魂香,随即钻进去他体内吸精血去了。

     秦恒达受魔香的影响,马上转念说:“不行!我要去看看她长的是什么一张脸”。接着他快步追下桥去喊道:“大姐,请等一等,有事想问。”

     吴海棠转过脸来见一个身姿矫健,仪表堂堂,衣裤笔挺的中年男人在问话。

     她眨了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笑眯眯地问:“先生是和我讲话吗?”

     这一转脸,这一微笑,这一回答,使秦恒达惊奇万分。他暗想:“这不就是传说中住在瑶池的神仙姐姐,水仙紫霞吗?我的个乖乖,真是漂亮极了。”

     吴海棠又问:“先生不是要问什么吗?”

     愣了半天的秦恒达才如梦初醒回答:“是……是的。”

     吴海棠说:“先生有啥事快快讲来。”

     秦恒达估计她就是自己要见的茶馆老板娘,用手挠了挠头试探着问:“请问桃江边上有个红海棠茶馆你知道吗?”

     吴海棠抿嘴一笑问:“不知道先生是找人还是去喝茶呀?”

     秦恒达说:“不是找人,也不是喝茶。听人们传说老板娘长得似天仙,看了让人动情,我也想饱饱眼福。”

     吴海棠听了这番话,心里暗暗高兴说:“先生不要听人家瞎说,哪有天仙那样漂亮,只是会收拾打扮罢了。”

     听了这话,秦恒达心里更确认她就是红海棠茶馆的老板娘了,有故意试探说:“大姐能带我见她一见吗?我有好多话想对她说。”

     吴海棠含情脉脉的说:“先生不必去了,如果你真想说什么或要想看我,那就在这里好了,想看多久看多久。”

     秦恒达听她这样一说,顿时喜不自胜,笑上眉梢,激动得跳起来说:“缘分,缘分,我俩真有缘份。久闻佳名桥上偶遇,得以一睹芳容,真是三生修来的缘份。我本想今天就到茶馆去看你,私下见个面,约个时间高兴高兴,真没想到有这样的巧事,你我二人居然在这鸳鸯桥上不期而遇了,这不是前缘注定是什么?”

     吴海棠转过话说:“说来也是巧上家,本来你就想来找我,没想到在这里相遇了!更巧的是在这鸳鸯桥上。这的确,缘分不浅。”她顿了顿又说:“我到是有意与大哥相会,不过我家那草包好吃酸醋,怕他知道了会伤害你依妹妹看还是不交往才好。”

     秦恒达拍的胸脯说:“大姐大可放心,一切由我来担当,你家那个丑男人我也有听说。要钱没钱,要貌没貌,你这天仙一般的女人,他那酒糟鼻子根本就不配当你丈夫,大姐有所不知,你那些茶客早就传开了,说你是一朵美丽的红牡丹,插在黑不溜的破瓶里。你听听,这不是糟践你这美人了吗?”

     吴海棠装着一脸的无奈说:“大哥!有什么办法,或许这就是妹妹的命吧!”

     秦恒达听他这么一说有点生气的问:“难道那该死的丑鬼,还经常欺负你?”

     吴海棠说:“欺负我是小事,就怕他随时会提杀人,小妹担心的是,万一……”

     秦恒达说:“这个妹妹大可放心,打架我秦某人还是未怕过谁,要钱我家也有的是,哦!大姐可能还不知道,盛泰钱庄就是我家开的,大不了赏他几个钱,把你娶回家当小老婆。”

     吴海棠假装兴奋的说:“那小妹以后就全仗大哥了。”

     秦恒达说:“好说,好说!要么明天晚上你想法把你男人支走,我到你茶馆来好好看看月儿圆。”说完从衣袋掏出一个珠宝盒递给吴海棠说:“这是见面礼,是我特别为你定制的。”

     吴海棠接过珠宝盒,抿嘴笑了笑,也从头上取下一支银簪说:“大哥!这是妹妹给你的定情物,虽说不值钱,但内中包含了妹妹的一片真情,我不在时你就看看它,就会想起我对你说的话,就会看见我对你笑。”接着话锋一转说:“不过你明晚不能来,他叔从外地来要过完中秋才走。到时咱俩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还没说完,吴海棠羞红了脸,并转到一边。

     秦恒达兴奋的双手接过银簪说:“十六更好,人们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八月十六二更以后我一定来。”两人情意绵绵,相互都几回首看了看,才各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