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诡梦精魂 > 第五回 又遇小鲜肉
最快更新诡梦精魂 !

    清晨的桃江雾气沉沉,犹如盖了一层薄莎,看上去是那样的朦胧,仿佛轻纱之下藏有无限的神秘。

     吴海棠手提竹篮,从茶馆后门出来,慢慢来到江堤边,漂洗衣裳,嘴里哼着小曲。

     恰遇两位少爷同伴而行,从他背后经过一个叫王俊一,一个叫付恒。王俊一听到小曲就对付恒说:“听小曲声音倒是不错,非常委婉,看背影身姿,也还婀娜,就是不知这女人的脸是丑还是美。”他决定想个办法让他转过脸来一睹真容。

     三精魂得知少年心思,心里非常高兴,想看看少年会做出什么丑事来,急忙施香出去,那个叫付恒的没有接收魔香,只有王俊一吸收了旺欲迷魂香。

     由于魔香的作用,王俊一更想去看看女人的脸蛋,他将袋里的手帕摸出来,就要从后面挑逗吴海棠,付恒把他紧紧地拽着不放,并小声说:“俊一!不要惹是生非。”

     王俊一用力甩开付恒说:“怕啥,逗她玩玩,又死不了人,去去去!你站的远远的,少管闲事。”

     付恒虽说今年十九岁,因为家庭一般,加上他性情温雅,为人忠厚,自然不愿惹事。

     王俊一虽说今年才十七岁,他毕竟是富家子弟,况且少年心性,怀春动情之心总是免不了。

     加上年少狂妄,想拈花惹草,故意在人前卖弄风流也不为怪。因为许多有钱人家的少爷都是这个样。

     王俊一轻轻走到吴海棠身后。将手帕顺着她的刘海放下,手怕掉进水里,吴海棠用手一把抓起转过头来一看。远处站着一个,俊逸文雅,举止端详的男人;身后却站着一个英俊潇洒,红尘白牙的大男孩,心里有些疑惑。

     王俊一看见吴海棠风姿卓越,美丽异常,一下子就惊呆了,久久的看着他不眨眼。

     吴海棠问:“小兄弟这是为何?”

     王俊一缓过神来说:“不为啥,就是请姐姐帮忙洗一洗。”

     吴海棠当真了,就将手帕放进水里搓了搓,随后递给王俊英说:“洗干净了,拿去吧!”

     王俊一不伸手捡手帕,却嬉笑着说:“大姐不用还了,这是兄弟特意的给你的定情物,请大姐收下吧!”

     吴海棠问:“你今年多大啦?”

     王俊一说:“腊月二十三就满十七岁。”

     吴海棠将湿手帕朝木盆里一摔,站起身来说:“看你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告诉你!我不想伤害你,老娘是有丈夫的,并且丈夫很凶,脾气古怪,你就不怕惹出事来?”

     王俊一笑着说:“大姐你这话说得不过是棺材头上放炮一一吓死人。我又不是从你丈夫手中抢人,只是因为你在我眼里情有独钟,才斗胆与你相识,以便做一两回露水夫妻,免得留下遗憾在人间。”说完就伸手去摸吴海棠的脸蛋。

     吴海棠生气地,将王俊一的湿手帕朝地上丢去,抬起木盆匆匆回到茶馆。

     王俊一望着吴海棠离去的背影说:“这个女人生气都如此漂亮,让人感觉心里更是痒痒,我就是拿再多的钱也要想法把你弄到手。”回头望了望,才不舍的和付恒走了。

     吴海棠进屋后,就气冲冲地给川耗子述说此事。

     川耗子笑了笑说:“看来那个男孩,还真是他妈的一个小情种,对这样的人不能放过他,在他身上取点钱用,正是我们的目的,你说呢?”

     吴海棠说:“我是怕他小小年纪就像和尚那样丢了性命。”

     川耗子抖了抖烟袋说:“你真是个傻丫头,杜伯已经向你们保证过,今后再不伤人了,丫头,放心吧!那狂小子,胆敢再来,咱们就便用妙计诈骗他点钱用。”

     吴海棠听说不在伤人,这才点头同意了。

     老话说得好:“人间虽有万种风情,唯有情人眼里出西施。”据说这是前世留下的风月债,今世定要来还。

     三天后,王俊一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衣着光鲜。正朝红海棠茶馆慢步走来,刚进茶馆。背后响起“耗子药,耗子药,耗子吃啰跑不脱!”的叫喊声。

     吴海棠抬头张望,那男孩已经朝自己走来,她起身出柜台,正要开口讲话。王俊一走到她跟前,从兜里掏出一包东西递给吴海棠,她回到柜台上打开来看却是一对金手镯,就对王俊一说:“兄弟你还是收心吧。你年纪小,这对你没有半点好处。”

     王俊一把脸凑到吴海棠耳边说:“大姐,兄弟实在是仰慕大姐的美貌,现在也弄得我是神魂颠倒,茶饭不思,夜不能眠,只求大姐可怜可怜我吧。”说完就拉吴海棠的手去摸他的胯下。

     吴海棠赶紧抽出自己的手说:“你还是放尊重些,不要乱来,此处人多嘴杂,万一被我男人知道了可不得了。”

     吴海棠不忍心见他小小年纪就受伤害,不想落入川耗子所设的圈套里,就故意说自己有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来吓唬吓唬他,让他知难而退,由于受魔香的作用,王俊一根本不听吴海棠的劝说,他居然对她死缠不休,最后要吴海棠后天中午去鼓楼行紫芸巷向二十四号房与他幽会。

     吴海棠是被他缠不过,二是魔香在脑袋里作怪,就点头答应了,她临走前,王俊一用期盼的眼神,依依难舍的回头一望再望,吴海棠朝他笑了笑,摆头示意叫他快走,他再次回头深情的看了两眼才转脸离去。

     幽会时间到啦,王俊一把新租的房屋布置得高雅整洁。还准备了瓜果点心,卤炸酒菜等,专等情人来相会,他准备把这屋子长期租下,只要想姐姐,就约她来这里欢乐共度春宵。

     还没等多久就有人敲门,王俊一知道是吴海棠来了,兴奋的起身开门,进来的果然是吴海棠。

     他一把抱住吴海棠就猛亲了两口说:“我的亲娘姐姐也,你终于来啦,让我等得心痒痒,还怕你不来了。”

     吴海棠微笑着说:“兄弟对姐是这样的情深,我怎么能辜负你的一片痴心呢。”

     王俊一激动得赶快让让座斟酒,两人就对饮起来。三杯酒下肚,王俊一已经带着七分醉意。壮着胆子,揽腰就把吴海棠拖在床上,先自己脱裤子,又来帮吴海棠脱鞋,解裙。

     忽然门外有叫喊声:“叔!那贱妇就在这屋里。”

     王俊一听到喊叫声,对时吓出一身冷汗。还未来得及穿衣裤,门就被砸开了。突然窜进三个人来抓住王俊一就打。吴海棠跳下床来,赤着脚就上前阻止说:“丈夫都是我的错,你们要打要杀都冲我来不要打伤了王少爷。”

     吴永林一把揪住吴海棠的头发,就是两个响亮的耳刮子,还大声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娼妇,竟敢背着老子设撕窝子偷小白脸,老子今天宰了你个贱货,”说着就拿刀来假意架在吴海棠脖子上。

     吴海棠也假意“哼哼唧唧”装副痛苦的样子,给王俊一看,王俊一认为大姐是为了自己才受她丈夫的辱骂,殴打,她挣扎着说:“这不关大姐的事。是我苦苦纠缠他,才弄成这个样子,只要你们不伤害她,也不伤害我,本少也愿意出钱,私聊此事,请你们开个价吧!”

     吴永林拿刀转向抵着王俊一的脖子说:“想用钱来了事是吧!那就出二千大洋了事,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吴海棠哭咽着说:“我俩又没有干成那事,就是亲了两个嘴你就要人家二千大洋,你把我当东西卖呀?”